中卫高庙:大隐隐于市

庙宇,大多藏于山林之中,取一山之宁静;但中卫高庙,却与众不同,竟然显于车来人往的市井之地。起先,我对这座闹市里的庙宇,并没有多少遐想。因...

  庙宇,大多藏于山林之中,取一山之宁静;但中卫高庙,却与众不同,竟然显于车来人往的市井之地。起先,我对这座闹市里的庙宇,并没有多少遐想。因为我总觉得庙外车马的喧哗,似乎已经打破了佛门的清净。后来,当我走进高庙,却陶醉得忘了自我。这真是一山自有一山景,连庙宇也不例外。触摸高庙六百年苍桑

  据说,高庙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(公元1403年),高庙在时间的长河里静悄悄地走过六百个春秋,人们对其多次重修整建,当年奠基高庙的砖瓦已经无处可寻了。六百年的历史苍桑,风云变幻就藏在它的一砖一瓦中。今天走过这里的人们,触摸一砖一瓦时,想象的是六百年风风雨雨的故事。因为我们触摸的不仅仅是遗迹时,更多的是在寻找逝去的年代,感受历史的风云起伏。

  在1942年,因为香火不慎,高庙失火,因为当时地处荒凉,周围民众稀少,无力及时灭火。亲眼所见者称,大火通天,历时三月,仍有余烟。次年民间自发募捐,在废墟上重建高庙。在重建的砖瓦声中,流传下三个失聪之人的佳话。这三个失聪之人都是中卫本土人士,各怀土木手艺,为重修高庙走到一起。同时联合另外一个中卫瓦工能人,四人同心协力,各展其能,经过四年,又将高庙整建一新。指尖上跳舞的高庙建筑

  高庙,坐落于中卫城北,建在接连城墙的高台上,高台之下是保安寺,二者浑然相连。它坐北朝南,中轴线上的主要建筑是保安寺山门、天王殿,拾级而上是高大的砖雕牌坊、南天门、中楼,最后是筑在城墙高台上高达三层的主楼。

  高庙从整体布局建筑风格而言,体现在对称美和飞檐翘角美。它以中轴线辐射,两边对称而建。屋顶样式很多,集中了歇山顶式、卷棚顶式、四角摄尖式和明清将军头盔式等。如中楼,是一幢罕见的三层塔式建筑,每层有六个角。此结构有“凹角凸翘”的美感,其顶部是“四角攒尖式”。

  高庙看起来是步步升高的,从地表起足有29米之高,名副其实地以高取胜于天下,张扬了其建筑上高耸入云的特点。此外,高庙集中、紧凑,在仅有的4000余平方米的高台上筑有260多间楼阁。可以说是阁中有阁,楼中有楼,天下少见。在如此有限的平面上建如此之多的楼阁,恍若是在指尖上跳舞一般,难度可以想象,技艺非比寻常。从高处远看,高庙呈现的是一种整体造型美,其状恰如一只凌空欲飞的凤凰。高庙如此精巧美丽的造型,仿佛述说着我国古代建筑的辉煌成就和劳动人民的高超智慧。

  在高庙里,两个搞工艺设计的游客不住地称赞这里的砖雕和木雕,除了用太美了来形容,就是啧啧声与大饱眼福之快的兴奋表情。高庙的砖雕牌坊上的浮雕,有《西游记》里的故事人物,天女散花等,妙趣横生。这里还有明代雕刻珍品,所雕花卉图案,古色古香;所雕动物图像,逼真多态,好一个真字了得。罗汉堂集南北雕塑风格于一体

  目前,我国著称于世的罗汉堂有6处,其中北京碧云寺之五百罗汉的特点是慈眉善目、高风正气、逍遥洒脱、游戏神通、威仪自在为北方风格的代表;云南筇竹寺之五百罗汉的特点是面貌、衣冠、神态皆塑造为中国化,具有浓厚的人间佛教色彩,亲切生动,艺术性高,可为南方风格的代表。而高庙罗汉堂则集南北雕塑风格于一体,所以走进高庙,罗汉堂是个必去的地方。

  走进高庙罗汉堂,各路罗汉扑面而来。抬眼看去这个罗汉对你还笑嘻嘻的,自然你总不能绷着脸了,也得笑笑了。可是等你一回头,那个罗汉又一脸怒容,让你不得不在打冷颤间,赶紧换一个表情……置身罗汉堂,瞬间闪过数百位罗汉,他们各依其景,各摆其姿、各显其态让你眼花缭乱、惊心动魄。

  在罗汉堂里,最熟悉的要数济公活佛了。他就站在罗汉堂门口,听说是因为来晚了,正不好意思呢,才躲藏在门后。他手拿破扇,腰系葫芦,鞋帽、僧衣俱破,衣衫褴褛,一副似笑还哭的表情,让人忍俊不禁。

  纵观整个罗汉堂,不难发现,这里500个罗汉的位置错落有序,打破了呆板的模式化,而且背景浓郁,蔚为大观,很见气势;五百尊罗汉,各有其貌,生动逼真,年迈者突兀起落、年轻者圆润丰腴;罗汉所著服饰,衣纹流畅,舒卷自如,自然飘逸。除了罗汉,还有各类动物,在其间若隐若现。

  就要走出森森然的罗汉堂时,我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立于门口似笑还哭的济公,这次我分明看到,济公破衣烂衫下裹藏的那颗伸张正义,爱憎分明的佛心。心静了就听不见车马喧

  走在高庙外的大街上,我惊喜地发现,高庙以其取胜天下的高,凌空耸立于中卫市区之中,眩人眼目。高庙外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。在城墙根下,一些老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或下棋、或打牌,其乐自不必言。在人群中还不时传来几句粗铿锵有力的秦腔段子,余音回荡在古老高庙的砖瓦中。

  我就要离开高庙了,还对城市车马的喧哗会不会打扰佛门的清净心存疑惑。回头间,忽然发现,在夕阳的余光中,一位僧人正襟打坐,双眼似合非合,满脸虔诚地诵经念佛。尘世的喧闹,似乎离他很远很远。看着眼前的僧人,再看看庙外的车来人往,我不禁哑然失笑了,笑我太过迟钝,走进佛门,却不能意会佛门清净之意。

  纵使庙居深山,倘若心贪尘世纷扰,再宁静的山也是不能让心清净的。反倒是,心若静了,即使像高庙这样居于市井之间,一颗体会佛门清净之意的心,也自然不会被车马的喧哗所打扰的。

  也许游山,可以带走一山的风景;看海,可以感受一种无际无边的广阔。但是进入庙门,看风景则是次要的,我们的心灵需要多多体会一些超然脱世的佛门箴言,细细品匝之下,会让我们的生活难题不解自开,如沐春风般。因为屋宽不如心宽,心豁然开朗了,还有紧锁眉头的难事吗?

  • 上一篇:宁夏中卫:乘着“西部大云”领航高飞
  • 下一篇:全省旅游第三方评估报告发布 汤旺河石林、中央